废品垃圾-虽然唐先生不认为:他收废品的行为影响到邻居

两枚火箭相继飞天

南京東路街道有關人士表示,唐先生在其父生病期間開始每天在小區拾取別人丟棄的垃圾,在小區及周邊的垃圾廂房翻尋垃圾,均拿回並堆置在家門口,不做任何處置,情況持續至今。小區保潔公司的工作人員在每天小區清掃時也被他阻止。唐先生家中也堆滿垃圾,甚至發生過自己在家裡垃圾堆跌倒無法起身,危及生命的情況,幸而居委及時到現場處置,送其就診。

唐先生收集的廢品從家裡堆到弄堂。澎湃新聞記者 臧鳴 圖

由於對檢查疾病缺乏強製法律依據,對家中所藏的垃圾強制清理缺乏法律依據,所以街道和居委只能堅持整治其戶外堆物,對於長期突出的鄰里矛盾,已經給予關注和調解。

上述人士表示,鑒於當事人可能心理狀況不健全,居委將加強關注,防止當事人狀態偏差失控。

街道有關人士透露,居民區試圖勸說陪同其到醫院檢查是否有心理疾病,當事人堅決拒絕。

記者看到,其中的一個門洞內樓上的閣樓也是他家,裏面也堆滿了廢品,「我以前就睡在這個閣樓里」,唐先生指了指樓梯當中被一件衣服擋住的閣樓。如今,唐先生就睡在戶外的弄堂里。

澎湃新聞記者從南京東路街道獲悉,唐先生在新昌路345弄有兩間房屋,面積分別為5平方米和4.5平方米,未婚,孤老。其父2004年病故后獨居,他是上海儀電社保服務中心市中分部退休人員,退休收入為每月5646元。

2017年始,街道網格中心與居委聯手,不定期對此進行整治,但過程中存在街道不斷整治、唐先生不斷將垃圾撿回、周邊鄰居不斷投訴的拉鋸現象。7月10日下午,街道對該情況再次進行聯合處置。小區保潔公司進行了現場清理,整理出三卡車的廢品。

7月10日下午,街道對該情況再次進行聯合處置。南東公安派出所向房屋所有人(責任單位-上海端正物業公司)開出《消防監督檢查意見通知書》,物業管理人員、派出所消防警對唐先生進行了告誡談話並送達《整改通知書》,小區保潔公司進行了現場清理,整理出3卡車的廢品。

「房子小,兩個灶批間加一個閣樓,總共15平方米不到,收來的廢品主要是用來賣的,家裡放不下了。」唐先生帶着記者參觀了他家,相鄰的兩個門洞里,他各有一間灶批間,全都堆滿了廢品。

7月10日中午,上海下着雨,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在三德小區看到,石庫門建築被雨水洗刷得頗為乾淨,而在弄堂深處有一處通道內堆放着許多雜物,包括收納箱、紙箱、玻璃瓶等,這些雜物的最上面放着兩把撐開的傘。

唐先生說,他退休后開始收廢品,是因為要「廢物利用」,之前的餐具、電飯煲等都被他人丟棄,「他們趁我睡着不注意扔的,我就放在家門口這堆東西里的,這個電飯煲是我後來撿來的。」唐先生指着手邊一個小電飯煲說。

雖然唐先生不認為他收廢品的行為影響到鄰居,但鄰居並不都這麼認為。

附近鄰居說,唐先生放在弄堂里的廢品,堵住部分通道,走路不方便。唐先生是個老實人,他就這愛好,但這麼多廢品收着,影響環境衛生,這麼多年來,也會有相關部門運走他的廢品,然而時隔不久,他又會收集來新的廢品堆滿。

此時,正下着雨,天氣潮濕悶熱,唐先生套着外套,正坐在弄堂里休憩,除了他坐着的木頭沙發,旁邊的兩張木製椅子上擺放着餅乾盒、切片麵包、毛衣等,椅子周圍是木頭、飲用水瓶、行李箱等。

2017年始,街道網格中心與居委聯手,不定期對該處進行整治,在整治過程中,唐先生很不配合。這段時間,存在着街道不斷整治、唐先生本人不斷將垃圾撿回、周邊鄰居不斷投訴的往複拉鋸的現象。

唐先生收集的廢品從家裡「蔓延」到了弄堂。

雜物從家裡「蔓延」至弄堂,對會否影響鄰居通行和生活,唐先生說,「應該說,對鄰居沒什麼影響,我怎會去影響人家?我每天都會去賣掉廢品,能賣都會賣,但今天下雨,淋濕的廢品,人家不收的。」

三德小區位於上海市黃浦區新昌路345弄,屬於石庫門建築,弄堂並不寬。唐先生現年71歲,是上海儀電社保服務中心市中分部退休人員,喜好收廢品已有10餘年。廢品太多,家裡放不下,他便將廢品堆在了弄堂里,這引起了鄰居的不滿。

今日关键词:广西发现天坑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