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涂装船舱-因此油漆工的劳动防护既要防尘也要防毒

原财经主持人被拘

記者看到,防毒口罩與普通棉質口罩不同,護口鼻處採用硅膠材質,前端帶有濾罐;噴漆作業的油漆工人更是「全副武裝」,穿好連體防護服,戴着橡膠手套,並配備透明防護面罩。據了解,油漆噴霧中既有顆粒物質也有有毒氣體,因此油漆工的勞動防護既要防塵也要防毒。防護用具要滿足兩個條件,濾棉用來防塵,活性炭濾罐用來過濾毒氣。

位於福州馬尾港口的福建東南造船有限公司,車間瀰漫著油漆塗料揮發出的刺鼻氣味。在這裏,船艙分段被倒置架在2米高的腳手架上,由20多名工人進行沖砂、塗裝等工作。由於塗裝工作要求維持26℃左右的室溫、70%~80%的室內濕度,因此車間相對封閉,僅靠室內空調進行調溫和通風,採光也比較有限。

【酷暑下,他們堅守在特殊工作環境中】在狹窄艙內蹲跪作業 溽熱異味侵襲油漆工

高大姐說,平時戴着防毒口罩作業本來就不透氣,夏天天熱,戴口罩更容易感到呼吸不暢,甚至胸悶。記者注意到,在做清潔時她沒有戴任何口罩,只戴了自己的頭巾。高大姐說,清潔不需要使用塗料,而船艙表面油漆已經乾燥,她就沒有戴口罩,「不方便幹活兒。」當記者指出空氣中有明顯的刺鼻氣味時,高大姐卻說「聞習慣了」。

38歲的譚登華身材嬌小,在工友中已經算是「年輕人」。她也來自湖南,與高大姐是老鄉,從事油漆工工作已有2年多,去年與丈夫一起來到造船廠打工。

7月3日,造船廠塗裝課的油漆工正在調漆。 薛曉秋 攝

李文海說,除了通過口罩進行防護,車間通風非常重要。「比起一般的家裝作業現場,車間的條件已經很不錯,有空調排風換氣,沖砂、噴漆后也會通風8到10小時以上再作業。」

譚登華說,自己以前在廣東的工廠里做過多份流水線的工作,選擇做油漆工主要是因為收入相對高些,每月能有4、5千元。「兩個兒子在老家上學,生活開銷大,出來打工就是為了攢些錢,做兩三年就回家照顧孩子。」她說,自己也清楚這份工作有風險,「知道做久了對身體不好。」

記者注意到,為了進行船艙分段塗裝作業,油漆工人需要從30公分寬的梯子爬上2米高的腳手架,小心翼翼地跨過橫着的圍欄,再從高40公分、寬60公分的洞口鑽進船艙內部。內部作業空間層高僅70公分,油漆工人在裏面只能蹲着或跪着作業。因此,油漆工的裝備除了防毒口罩和工裝,還在安全帽上配備了頭燈,部分工人需在腰間綁上安全繩索,以確保上下作業安全。

高大姐今年55歲,來自湖南省張家界市慈寧縣苗市鎮,做油漆工已有10年。今年3月才來到福州打工的她,還沒完全適應福州夏天溽熱的天氣。儘管比起室外,車間內26℃的室溫還算適宜,但因為總是穿着長衣長褲在狹小的船艙內作業,高大姐也曾一度在午間中暑。

看不見的風險因為油漆工技術門檻較低,記者在沖砂車間了解到,這裏的油漆工大多年紀在四、五十歲左右,有一半是女性。

在塗裝課,工人首先要對船艙分段整個進行沖砂處理,使船體表面達到塗裝油漆前的粗糙度要求。沖砂常常是夜間作業,以便於白天質檢人員檢查,進行後續的噴漆、補塗、清掃等工作。

採訪結束時,陰沉的天空下起了暴雨。高大姐結束了上午的工作掏出手機時,記者看到她的微信簽名:「明天會更好。」

船艙分段噴塗好油漆后,需要報質檢人員對噴漆工作進行檢查,發現不合格處則需要重新修補噴塗。因此,船艙內修補、清掃等工作是個細緻活兒,需要工人用刷子把每一個角落塗好。高大姐上午、下午分別工作3至4個小時,有時晚上還需要加班,全部時間里都需要彎着身子窩在不到半米高的空間作業。一天下來,「腰酸背痛是常有的事」。

每40分鐘就要換一次活性炭芯

每天早晨7點,油漆工人穿好長衣長褲的工裝、戴好防護口罩,開完安全例會後,忙碌的一天開始了……

7月,福州進入盛夏,悶熱潮濕。

因為工作特殊,使用油漆塗裝時不論時間多久,油漆工人都必須按要求戴好防毒口罩。

「大家都知道油漆里有有害物質,現在很少有年輕人願意做油漆工。」東南造船廠塗裝課副課長鄭芝龍告訴記者,目前造船廠的船舶產品較小,塗裝、清掃等大部分工作只能依靠人工完成,最好的防護辦法就是嚴格要求作業環境的通風,做好勞動保護。

儘管只在車間內待了一個多小時,記者就已經感到嗓子有些不適。但採訪中,大多數油漆工人都說「聞習慣了」。今年46歲的李文海是四川岳池人,做油漆工已有8年,是塗裝課課長。他告訴記者,每天油漆工作業時,必須保證每40~50分鐘換一次防毒口罩濾罐里的活性炭芯。

夜間對船艙整段沖砂,白天人工噴漆、補塗、清掃

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職業衛生與中毒控制所官網介紹,油漆塗料中苯及苯系物易於蒸發,主要經呼吸道吸收,皮膚也可有少量吸收。而建築材料含有的甲醛在夏季高溫天氣時釋放量要比平常高出20%至30%。這些化學物對人的皮膚、眼結膜、呼吸道黏膜等都有刺激作用,較長時間接觸較高濃度后,會出現白細胞減低,嚴重者出現再生障礙性貧血。

腰酸背痛是常事7月3日上午,記者來到造船廠的塗裝課(車間),幾位油漆工人拎着油漆桶進進出出,深色工裝和鞋子上早已是印跡斑斑。

在船艙分段內部,記者見到在黑暗中工作的高育珍時,她正佝僂着腰跪在船板上,一邊用電筒打光,一邊在狹小的船艙里用小刷子做清潔。

今日关键词:张扣扣被执行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