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项目-投一个创业的早期项目没有七八年以上

曝王宝强女友生子

李小毅:我們專註在大消費,對項目的危機感比其他行業會好一些。這幾年消費比較火爆,很多機構成立專項的消費小組。我們牽頭從2011年開始專註在消費領域,沒有刻意怎麼樣,按照原來的節奏往前推。

盛景母基金創始合伙人劉昊飛劉昊飛:今天很高興跟各位投資機構一起討論如何資本破局的問題,去年下半年流動性收緊帶來的影響已經開始體現了,行業會議基本上兩個主基調:一是吐槽,二是如何抱團取暖。經歷了一年的洗禮之後,大家可能會有一些新的想法,行業有一些新的變化,圍繞這個話題給各位嘉賓準備了三個問題。

黃反之:對絕大多數投資機構而言,我就勸大家不要做了,因為中國的投資機構實在太多了,但真正專業的能給投資人帶來回報的並不多,實在沒有這麼多投資機構存在的必要和空間,這次是一個非常好的資本市場自我清理調節的的時機。我認為60%的投資機構就應該不要再存在任何幻想,我說的60%一定是說少了,有人說這兩年會少掉80%的機構。

實際上母基金做資產管理的角色更多,我們會去發掘各個不同賽道里,我們認為合適的管理人幫我們管理,發掘最基礎的資產,從而形成我們的投資組合。

劉昊飛:其實就是節奏放緩,過會難度大一點,看的深一點,投后服務多元化一點。

分享投資聯合創始人·醫療健康基金主管合伙人黃反之

第四,心態上幫他,創業還是從專家的角度,沒有蛻變成商人,我們要從技術專家變成一個管理者、商人,怎麼樣吃飯,怎麼樣和客戶喝酒,我們都會幫助他。

劉昊飛:第二個問題,每個機構都有自己的策略,根據外部環境的變化肯定會做適當的調整。大家講一講自己的機構,結合過去一年的環境和當前的情況,你們在投資的策略上、節奏上有一些什麼樣的變化和調整?

另外,我們和國家部委也正在成立一個國家級產業基金。目前我們大致就是這個情況。

重點是你的產品能不能有足夠的差異化,能不能足夠吸引到消費者。

華偉:前面三位講得非常不錯,我們作為母基金會有所不同,我們有一套對機構的判斷邏輯,不再是評判企業和個案。我跟很多機構朋友探討什麼是投資,到底投資投的是什麼。

王懋:我們覺得最近兩年的形式主要兩個變化。第一,流動性在收窄。過去IPO上市4、5倍,現在2、3倍已經很不錯了,流動性收窄,資本市場不太好;第二,GDP的增長速度,GDP只有6%了,以前外延式擴張已經沒有機會了。在這兩種背景下,我們的口號是要做創新的發現者,投完后給企業做創新的鏈接者和創新的推動者。我們的策略是投后和投早期。投後期就是勤奮,苦逼的做。四個圈,中介,會計師、券商、律所,我們是聯盟關係,有很多前期的項目在他們手上。第二個圈,產業圈。我自己的體會是產業內電子行業、汽車行業有很多代理商圈子。現在任何一個電子項目、汽車項目到我手上,這個公司背後怎麼樣基本就能問得出來。第三個圈,商學院。第四個是技術專家圈。這樣投後期項目的判斷力和洞察力,確定率很高。

劉昊飛:糧草很充足啊,無論小項目還是大項目都可以找李總,投資金額很大,和國家消費總體增長體量相比來說還是合適的。

現在受影響的不光是投資機構,也包括創業公司。創業公司從一個過熱的環境適應一個下降的環境,有一個調整的過程。現在明顯感到器械類、服務類的估值大幅下降,很多項目這一輪融資甚至低於上一輪的融資。其實這是一個正常的回歸過程,我們說的慢一點是希望能夠回歸理性正常的投資。

我們自己有對企業價值的判斷。在消費領域,我們認為企業價值=品類×品牌×團隊。意思是首先要選擇一個好行業,行業選對了,行業內要建立自己的強勢品牌。

李小毅:我們投的「瘋狂的小狗」,是做狗糧的。這個企業成立時間不長,通過互聯網賣狗糧,投了不到一年,市場很熱,漲了3-4倍。從一個側面反映,市場是不缺錢的,而是缺好項目,這個項目做得好,市場會給你一個非常好的估值。

這個過程是一個資金匹配資產的過程,不同出發點的母基金會有不同的訴求,比如政府引導基金的訴求。我們作為一個純市場化的機構,訴求也很簡單。因為我們背後的出資人都是企業家,企業家通過自己的能力能賺錢,為什麼把錢投給我們。一定是我們能夠非常安全、持久的獲得收益,獲得收益的回報一定要超過他自己的預期或者超過他自己能夠管錢的回報能力,否則不會把錢交給我們。我們的目標很明確,就是去選擇未來5-10年的趨勢,在今年布局。但這個布局是通過深度研究,找到我們認同的有前瞻性的機構,我們一起達成共識,把我們的錢給他們管理。最好的機構還是在過去十年能夠以非常堅實的業績證明自己有很好收益曲線的品牌機構。這是我們的策略。

華偉:投資需要時間去沉澱。希望我們合作或者以後有機會合作的各類機構,從行業的眼光去做長遠的判斷和研究。

到今天為止,我今天被問到很多問題。比如,你們怎麼投資,現在怎麼選GP。這個問題,在5年前我們就做完了,到今天為止從來沒有改變過我們的投資策略,今天看到的結果就是5年前我們的策略所執行的結果。我們認為一個好的策略一定是穩定性很高的,如果一個機構每年換一個打法,我們也不相信這個機構能做得很好。就好像企業需要有可持續的盈利模式,經過驗證這個模式的可信度就越高,對我們來講也一樣。不管是寒冷的冬天還是濕熱的夏天,我們保持的投資策略都一樣,要做到全天候應對各種外部挑戰,包括在市場很熱時。我記得我們在2015年4月份,當時給資本市場發了一個倡議書。當時新三板的表現出乎意料,我們倡議讓市場降溫。泡沫太大也給市場造成挑戰,拿到錢的公司都是很高的估值,很多公司並不優質但也融到資,投資人的錢會被浪費掉。資本寒冬時能體現出公司、投資機構的實力,我們會在外部環境很差時選出一些優質機構,我們進行加碼。

其中醫療基金已經第三期了,目前投了80多個醫療項目,主要集中在中早期,以Pre-A輪、A輪為主,且以技術的投資創業項目為主,有60%多都是投在生物技術、新葯研發領域,大概有將近30%投入在醫療服務領域。

我對於創業者的建議是:丟掉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不要再談什麼高估值,不要再拿一些不切實際的項目估值來做對標,這個寒冬時期應該做的就是深挖洞,廣積糧,先求生存,再謀發展。

對於真正專業的投資機構,建議提高你的專業度,突出你的特色,打磨你的團隊,耐得住寂寞,寒冬過後一定會是春天。

我們最後一個口號是要做優秀企業家的陪伴者和成就者。

今年受到整體的市場壓力,在投資節奏上確實放緩了一點。特別是在篩選項目的時候更加謹慎,優中選優。消費行業和其他的行業不太一樣,大家知道有些項目是大家所謂的「網紅」,我們對網紅有不同的理解,這一塊比較謹慎。

大居住聚焦在和生活空間相關的領域,如智能家居、互聯網生活服務,體現了圍繞生活空間的物聯網與產業融合。

投資,做一級市場跟二級市場不太一樣,我們要做有智慧的資本,一定要帶來智慧的賦能,戰略和管理上的幫助。另外,我們要有溫度,我們自己就是一個企業家,不要想投了它就只等收錢。不可能,投資時是面對面談判,投完后一定是肩並肩,最後一定是背靠背。

華偉:我們去年到今年認繳增長規模比較快,目前是80個億。我們比較單純,基本上資金來源是自有資金+政府資金。

這是我們一直在探討和研究的。我們通過這種實踐也在江蘇多地政府合作成立了大型產業投資的模式。比如我們在張家港通過和政府成立的專項基金,實現了產業的布局,其中投的一家企業已經成為張家港十大重點企業。從原來年稅收2000萬今年躍到8000萬,明年估算到5億左右。

第三,幫他跨行引進技術。比如他是做陶瓷的,他用氟氫酸泡陶瓷,另外一個企業是用氟氫酸泡玻璃。這兩個是相通的,我把他們湊在一起,跨行鏈接、創新。這是投資人該乾的事情,這樣公司在研發上進展非常快。

今天的圓桌議題「資本破局之道」就到此為止,大家聊得蠻真心的,有很多乾貨,也希望對各位台下的聽眾有所幫助,謝謝各位嘉賓!

總的來說,對我們來說影響不是那麼大。今年上半年的投資金額大概16億人民幣,比去年同期稍微降一點,不是特別大。我們的策略將會往產業深度,在併購上發力,在基金布局上,會在併購這一塊上不停地加大力度。

通過這樣的模式,既幫助企業實現了賦能,同時也幫助機構實現了這個行業整合的能力,而且它也幫助機構實現退出的能力。

這就是我們的「四幫」,核心一點,在新形勢下要創新,幫企業賦能。一個創新的發現,一個創新的鏈接,一個創新的推動,我們要做企業持續性運營管理體系的監督者和設計者。

劉昊飛:我們應該給台上的嘉賓一些掌聲,這時候敢於在台上講募了多少錢、投了多少錢都是相當有實力的,否則沒有辦法在這個舞台上分享。

黃反之:大家好!我是深圳分享投資的合伙人,分享投資是一個深圳本土的人民幣基金,成立於2007年底,到目前做了11支基金,總規模70多億人民幣,主要投資醫療健康、大居住兩個領域,到目前為止共投了180多個項目,近20個項目已上市。

例如生物醫藥領域,我們剛開始做第一支醫療基金時國內真正的醫療基金不超過十個,到現在為止,國內醫療基金大大小小至少六七百個,膨脹速度太快。這種情況下大家都在搶項目、拼價格。這方面我們更需要走出去,觸及到項目源頭。不管外界環境如何變化,我們一直致力於搭建優質的項目平台,像千人計劃、中歐商學院、北大合作的項目平台仍然發揮很大的作用,我們也把觸角伸到美國、歐洲,不是將基金直接投到美國、歐洲,而是在美國尋找項目拉回中國落地。去年我們投了五六個項目,都是從美國、歐洲回來中國落地。兩個月前我們去美國中美醫藥協會,在美國紐約、華盛頓、新澤西做了三場活動,現在有十幾個美國初創醫藥項目跟我們對接。

在投資這一塊,今年到目前為止,已投和儲備投資過了盡調的企業12.9億,還有大量的項目。因為我們從去年開始轉型,團隊儲備力量還需要成長,今年在投資這一塊相對比較慎重,大致是這樣的情況。

外部環境變化有好有不好,香港生物醫藥板、科創板的設立對於投資早期生物醫藥的機構來說是很大的利好,從這一點來講,我們更堅定了投資生物醫藥,投早期項目的信心。

第二,強調賦能。早期項目,一般是海外回來的博士或者技術專家。我最近投一個做陶瓷的企業,開發幾款產品國外幾家企業在做,國內就他第一家在做,他是最早搞出來的,這個技術出來,0-1可以,但1-10不行,我們幫他把代理商建起來,一下就把市場打開了。另外,規模化管理不行,良率很低,各方面指標達不到,精益生產都不懂。我們前段時間還組織他到東莞一個企業走訪,明天下午還要帶他去一個是美資的製造業公司,管理得相當好,接下來帶他去學習,管理上幫他賦能。

王懋:我們去年還可以,去年募了80、90億,接管財政部的一個45億的大基金。在專項基金方面,新材料基金二期20億,單一規模比較大。包括併購基金,大家也看到公告了,有十幾個億,以及別的專業基金如TMT,加起來八九十個億,去年的日子還可以,總結下來有兩個原因:

整理 | 姍姍2019年7月25日-26日,由投資家網主辦,中國科技金融促進會風險投資專業委員會、深圳市創業投資同業公會、深港投資促進中心、金麥粒聯合主辦,深圳市企業戰略併購促進會、看財經、財經銳眼、併購菁英匯協辦,國合·耶魯全球領導力培養計劃學術支持,喔圖雲攝影提供視頻直播的「投資家網·2019中國基金合伙人(GPLP)峰會」在深圳福田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舉行。

最後一個問題,請各位嘉賓給兩個建議。第一個,給做投資的同行一個語重心長的建議;第二個,給正在融資的創業者一個語重心長的建議。

劉昊飛:盛景嘉成是一個擁有中國上千個企業家出資人和全球化投資的公司,背後的投資人主要都是企業家,各種傳統行業,有資本積累的、有創新情懷的企業家,同時在資產端我們投向中國、美國、以色列等國家,擁有全球創新高點、最優質的一些GP,例如我們投的硅谷的子基金很多都有三十年到四十年的歷史,主要的策略還是覆蓋TMT領域中最前沿的優質創新公司,實現全球覆蓋的策略。

天圖投資管理合伙人李小毅李小毅:大家下午好!我是來自天圖投資的李小毅,天圖投資管理規模將近200億,主要通過天使基金、VC、PE、併購基金四個產品來覆蓋大消費領域每個階段、每個窗口的優質的企業,歡迎在座的各位朋友,如果有好的項目來天圖投資。我們投資的最大的一塊是消費,比較有影響的投資案例有小紅書、百果園、江小白、奈雪茶,以及鮑師傅等。

第三,當前國內資本市場競爭非常激烈,中國投資機構一萬多家,美國才三千多家,可想而知為什麼有高估值、這麼多泡沫,就是因為這麼多投資機構,競爭太激烈,很多時候導致估值虛高很多。

國都創投總經理華偉華偉:大家好,我是國都創投的總經理,國都創投是國都證券的全資子公司,前三大股東是財政部、北京市政府和國務院國資委。我們從去年開始轉型成為一個專業的母基金管理人,秉承着行業投資的理念,系統化的切入智能製造、生物醫藥、醫療器械以及新材料領域,和政府一起進行有效的行業匹配,系統化的行業鏈接以及全產業鏈的投資。希望和在座的各位未來有共同合作的機會,謝謝大家!

第一,目前的基金市場不太好,環境比較差。這兩年跟李總說的差不多,慢一點,不是說我們不作為,也不是說我們缺少項目,其實好項目非常多。慢一點,主要是等着泡沫降下來。大家知道,醫療投資前幾年很火熱,甚至過熱。尤其是一些頭部的生物醫藥項目,與國外的生物醫藥同類項目相比,中國項目估值往往是美國的兩到三倍,這種情況持續的話,對投資回報會有很大的影響。

我們聯合了很多機構,通過行業投資,我們形成跨行業、跨區域、跨產業的聯合。從個體來講,單一機構缺乏行業整合和全產業鏈投資的能力。但母基金恰恰擁有這樣的能力,它可以通過對行業內的GP進行系統和整合投資,形成上下游產業鏈的連接。同時,可以打通產業鏈之間結構化的壁壘和屏障,提高整個行業乃至產業投資的安全性。

劉昊飛:感謝黃總的分享,講得很細。請李總補充一下今年或者去年下半年投過的項目。給大家分享一下,讓大家了解一下你們投了什麼。

什麼叫長期的真實價值?你投的項目以10年、20年的時間段來看,有沒有賺到錢的。即使沒有賺到錢,在10年、20年裡,你的產品和服務有沒有讓社會上越來越多人用,給社會帶來福利?第二,投資一定是投資常識,不是投資奇迹。有一次一個投資人問我說,有沒有反思過你們在深圳,好多大企業錯過了BAT。我有一個觀點,錯過才正常,不錯過就不正常。因為投中是運氣。投資一定是投資常識,要保持一個平常心。

盛景嘉成,我們也是市場化的母基金,所以我也給大家分享一下我們的一些做法和心得。我們做直投很久,合伙人一共有6位,做直投經驗在10年到22年之間,我個人做了15年VC,到今天為止盛景嘉成一共有72個項目完成上市。今天剛好有個上市,也是我們自己直投的。今年大概是18家,估計今年有可能下半年過完一共會有接近100家上市項目,包括在美國的,美國今年有多個項目上市。

我們還投了鍾薛高,它通過網絡賣雪糕,賣得很貴,但非常火爆。這種也是在很短時間能拿到第二輪融資。大家對高品質生活追求的同時,背後是你的產品、品牌背書。

東方富海合伙人王懋王懋:東方富海比較「土」,是華南地區比較接地氣的一家機構。東方富海的特點是基金專業化、服務平台化,目前公司有五個方向:TMT、節能環保、新材料先進製造、健康醫療、文化消費。我這邊側重於製造業。我們的特點就是一個字「穩」,我們投項目側重於實體經濟,偏實體為主,特點是比較穩健。過去十多年,投資了400多個項目,有40多個公司上市。

劉昊飛:我對於投資機構的建議是:大家做投資這件事,一定要回歸到本質,投資人第一個最主要的價值是發掘價值。為什麼我剛才講要往未來5年看,作為股權投資,退出最少5年,兩三年就做一個不太現實,一般5年甚至10年,早期投資確實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退出。我們要看未來5年,不要追風口,一定要有自己的認知才有價值,才能真正變成有獨特眼光的投資機構。如果沒有,就像黃總說的,最好轉行。因為這個行業不是看起來那麼光鮮的。

劉昊飛:接下來,請大家介紹一下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12個月中,你們機構融資用了多少錢?投資按真實到位的投資額來算的話,你們投資了多少錢?

到今年壓力比較大,主要是投資端。投資壓力很大,目前投了20%、30%。對我們來講,難在投資,要突出穩、快、回報壓力比較大。

劉昊飛:華總跟很多不同的機構,包括政府有聯合合作,將投資本身基金的資產配置能力和夥伴服務相結合。這是最大的特點。

李小毅:天圖投資在運行的有四個產品線,天使、VC、PE和併購,這個問題提前有發給我,我沒有統計。過去一年天圖新增的認繳金額超過80億人民幣左右。去年一年我們投了30多億,包括美元+人民幣。我們有5個億的天使基金, 12億的VC基金,投了60%到70%,還有50億的PE基金,剛剛投完一半。30億的併購基金,投了不到1/3。以及新成立的3億的美元基金。

劉昊飛:謝謝,請王總講講你們策略的演化。

本次峰會以「資本破局」為主題,深度剖析股權投資全新業態,並廣邀各地政府領導、500+投資同行、500+FOFS、財富管理機構、上市公司以及1000餘位商界精英齊聚一堂,圍繞GP與LP當下最關注的熱點話題進行了深度交流與探討。

黃反之:這兩年融資的確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難。剛才李總說了之後,特別羡慕李總他們在這時依然糧草充足,這是很多的VC、PE望塵莫及的。我們是典型的VC,管理的體量是70多億人民幣,正好從去年年中開始啟動醫療基金第三期和大居住基金的第一期的募集。坦率講在進度上不如預期,醫療基金預計募15億,本來預計到今年6月份關閉,到現在為止實際募集12億。雖然沒達到預期,但募集到這個數還是不錯的。大居住基金本來想募8個億,現在募集到了5、6億,在當前形式下還是可以接受的。

首先,靠業績,退出快。東方富海新材料一期基金,2016年年初運作,到現在已經有三個IPO項目,已上市未退出股票市值加起來,基金已經回本了。目前來看預計有一半以上的或者70%的項目有希望IPO,這給我們募集新材料二期20億規模基金,打下了基礎。我們主要靠穩健和退出,總體來講去年還可以。

我們參考了美國從1971年納斯達克成立后,將近50年的風險投資的成功經驗。我們認為一個策略的一致性和對前瞻性的把握,放棄短期的博弈性、套利性的策略,才是真正能夠賺大錢、賺長錢的成功法門。這是我們一直所遵循的路徑。

這是我們對價值投資的理解。我對創業者的建議是:聚焦和專業。只有通過時間來打磨,才能把自己企業價值慢慢做起來。剛才黃總說,不要首先考慮要估值多少,活下去才是第一位的。做企業,一定要融資先行。可能這比做業績更重要,不要等到揭不開鍋時再找錢。融資要走在各項工作的最前面。

第二,關於退出渠道的問題。香港生物醫藥板的推出、中國科創板的推出,對於生物醫藥創業及投資是非常大的利好,大大縮短了投資項目的退出時間。如果按照過去創業的財務指標來看,投一個創業的早期項目沒有七八年以上,很難等到IPO,現在投一年項目、兩年的項目都有可能通過香港生物醫藥板或科創板IPO。比如我們投資的澤璟是第一個按照科創板第五套標準申報科創板的生物醫藥企業,產品還沒有上市,有多個核心產品進入了臨床第二期、第三期就能申報科創板,大大壓縮了退出時間。我們投資的另外一家公司索元也是才成立三四年的公司,正在申報香港的生物醫藥板。

我跟機構朋友開玩笑,你大量時間都在為了找錢喝酒。現在一個行業基本三年一個迭代,發展速度非常快,如果投資人沒有大量時候去沉澱,那很難把握真正行業的脈絡。希望和朋友們共勉。

首先,有請各位到場嘉賓對自己的機構做一個介紹。

總之,一句話,我們要慢一點、更加聚焦一點,同時把項目開發延伸到的優質項目源頭去。

至於投資也比以往的進度也慢一點,一方面受募資進度影響,另一方面也希望等待市場高估值的回調,前兩年形成的醫療投資的泡沫已逐步開始破滅。

我對創業者的建議是:市場的溫度有高有低,融資有容易有難,但要知道現在這樣的情況是常態,未來總會有。你必須得經受住現在這樣的考驗。融資很難,你怎麼調整策略,到底是降估值還是聚焦產品還是怎麼樣,自己要想辦法。因為所有成功的創業者,全都經過這樣的考驗。大家都知道,馬化騰當時差點60萬賣掉了騰訊。沒有經過這樣的考驗,也沒有辦法成為一個成功的創業者,請大家要有一個好的心態來面對現在的投資環境。

現在市面上,很多機構缺乏賦能能力,帶給項目的只有錢,這種投資方式在母基金看來是「不值錢」的,我們更看的是發現價值的能力。發現價值這個東西,有兩個層次:一是創造價值的能力。二是當你發現這個好項目價值后,要擁有定價的能力。很多有價值的項目,競爭也非常強。這就在於你到底怎麼賦能,給予額外的附加值,能夠讓好項目接受你的定價。

李小毅:首先是跟同行的分享。我比較贊同劉總說的價值投資。天圖也一貫堅持這個信念。我們要做時間的朋友。很多投資機構首先關注PE,PE多少多少倍。PE是動態的,今年可能是10倍、20倍,到明年可能就1倍。關鍵還是要看這個企業本身的價值,通過時間來證明這個企業的價值,要看到未來的空間在哪裡。

王懋:第一,給投資人的建議。我的體會是投資的核心還是要追求長期的真實價值,千萬不要追熱點。

就目前來講,我們現在有四個比較大的投資板塊:一是母基金板塊;二是併購板塊;三是專業化的投資基金板塊。第三個比較特殊,是農業全產業鏈和大類資產投資。這塊我們也在和一些GP合作,幫助一些GP打造專項基金。很多GP的投資能力、團隊能力不錯,但基於現在環境下募資出現了一些問題。我們和優秀的GP成立專項基金,我們注資95%,他們出5%。

黃反之:這個問題所有的投資機構都要面對,我覺得外部環境變化有三點:

以下為「投資家網·2019中國基金合伙人(GPLP)峰會」圓桌論壇實錄:

給創業者的建議是:今天來這裏的創業者,我個人覺得你們回去后,要馬上研究你的技術和產品。

下午的圓桌議題 「2019資本破局之道」上,盛景母基金創始合伙人劉昊飛、國都創投總經理華偉、東方富海合伙人王懋、分享投資聯合創始人·醫療健康基金主管合伙人黃反之、天圖投資管理合伙人李小毅就圓桌議題「2019資本破局之道」展開精彩圓桌討論。

劉昊飛:投后服務做得更深入了。華總這邊是母基金,可能有所不同,請你分享一下你們這邊的投資策略和實際投資情況。

今日关键词:深圳男篮超远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