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她是靠头发小心翼翼地遮着那个凹陷的伤口

                          张纯如去世15周年

                          本是美人胚子的溫柳媚,因一次車禍徹底改變了一生。那次,她透過資深記者相約一班當年跑五台山(廣播道)的前輩記者相聚,後輩亦有幸參與。前輩記者見到柳姐,均稱她靚女,她聽到後好快地說:「靚乜鬼,以前就靚!」柳姐自嘲,引得大家哈哈大笑。由於前輩記者跟她久未見面,大家問候之聲此起彼落。誰說記者不可同藝人做朋友,這幕證明了雙方能交朋友,如今傳媒採訪方法轉變,此情已不復再。

                          樂──柳姐現居於東涌,和弟弟同住,由弟弟照顧她。事關柳姐的頭骨經過多次手術,有一次她決定什麼假頭骨都不放了,頭部沒有骨支撐的地方,由得它凹陷。她形容就像最近從媒體中見到的黑洞一般,傷口凹了下去。現在,她是靠頭髮小心翼翼地遮着那個凹陷的傷口,並笑說:「有時弟弟都怕了我,不幫我整頭髮,哈哈。」這晚只聽到柳姐的笑聲,她覺得那次車禍死不了,就要快樂地活下去,並打趣道:「可能過百歲才拜拜,有大把日子玩。」那麼,快樂不就是她益壽的秘訣嗎?

                          文首提到四個字是柳姐的人生寫照,闡釋如下:

                          柳姐那四字真言放諸任何人,皆有值得領悟的地方。

                          圖:溫柳媚(左)與潘冰嫦在娛圈認識,友情維繫至今

                          靜──柳姐不外出時,便留家休息。她說:「我不知什麼『靜』字養心,只知做人不要想太多,我都無想過當年我咁靚,變成今日的樣子。你話無想過死就騙人啫,但每次手術都讓我生存下來,靜下來時我就會想,那隻好認命,開開心心地生活下去。」

                          現今社會紛亂,柳姐仍然外出。有一次,她在旺角警署附近準備坐巴士回家時,見到一片混亂,馬路上突然有一人向她大叫:「大嬸,無車啦,快走,好危險。」經他一喝,柳姐才發覺巴士站只剩下她一人。她回家看新聞,始知旺角出事。柳姐說,雖然第一次被叫大嬸,她還是衷心感謝那個好心人。

                          忍──柳姐當年遇上車禍後,頭部做了六次手術,眼部亦做了兩次。過程中她受了很多痛苦,可是一直忍着,即使從此生活有很多不便,她很少動氣,因要繼續走自己的路。如果不忍痛,不忍着脾氣,家人難受,甚至捨她而去。忍為她帶來很多的愛,而家人朋友的關懷,令她堅持永不放棄。

                          「忍」字養生,「樂」字益壽,「動」字健身,「靜」字養心。這幾句話,就如前藝人溫柳媚(柳姐)的人生寫照。

                          動──柳姐每日都會外出走走,健康還是很不錯。她說:「日日坐在屋企很無聊,我從居處坐巴士很方便,趁現在行得、走得,當然要周圍逛,我才不會那麼笨,鬱在家中。我一個人也可自得其樂,總之入黑就會回家,夜麻麻,我都驚驚哋。我雙眼動過手術,看東西都是一般,所以我一般在下午出動,晚上回家吃飯。」這就是「動」字健身之意。

                          今日关键词:海沃德左手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