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结业-在尖沙咀美丽都大厦四个单位经营宾馆

                                          爱情公寓5道歉

                                          成功關頭遇黑暴三年心血剩心酸80后何小姐三年前投資近百萬元在尖沙咀開設賓館,實現創業夢。賓館是她與姐姐合作經營,裝修精緻,主要接待商務客,附近商場每年舉辦的珠寶展和單車展,以至年度馬拉松盛事,均可帶來客源,賓館以往經常客滿。生意穩步邁向成功之際,黑暴突然襲來,多個展覽紛紛取消,半年來賓館生意慘淡,三年來的努力連本帶利蝕回去。

                                          梁大衛透露,現時有20%賓館以租戶形式運行,年底租約屆滿,預計會有逾300間賓館結業。若下月農曆新年市道仍無起色,自置物業群組也勢將大規模結業,料有50%賓館被暴亂「埋葬」,逾1000間賓館結業,超過3000人面臨失業。

                                          有賓館就打算將日租房間重新裝修為月租房間,添置煮食的地方與設施,提供放置日用品的地方等。有賓館負責人稱,轉做月租房間能否令生意起死回生,還要看運營手段和客戶量,在當前經濟狀況下,還要花錢裝修,轉型有一定風險。

                                          他坦言,離開是困難而無奈的決定,但賓館經營前路迷茫,預計即使平定了暴亂,香港要在國際上重建形象和挽回旅客信心,起碼需時兩年。

                                          「業內近40%係40歲以下的年輕創業者,佢哋好畀心機,將房間打造到各有主題。好多人都係借銀行錢開店,依家面臨結業,仲要一身債!」他批評暴徒在毀滅無數年輕人的夢想,打碎港人飯碗。

                                          10間賓館執剩3間慘變「洗廁所會長」香港旅館業協會創會會長梁大衛在油尖旺一帶,本有10間賓館,聘用約40名員工,暴亂殺到,七月以來,旗下賓館相繼倒閉,現只餘三間賓館、六名員工。人手不足,他親自洗廁所,被朋友取笑是「洗廁所會長」。他苦笑說:「點會想到有一日自己咁折墮?」為吸引住客,聖誕房價由400元一晚減至150元,但尖沙咀一帶酒店也有低至三、四百元,搶去賓館不少住客。梁大衛透露:「有個英國朋友每年都來香港玩,今年見到暴徒堵塞機場后唔夠膽來,最後舉家去上海,仲同我講『上海較香港安全』。」

                                          四個單位中有兩個是租用,另外兩個是2017年投資135萬元買入,現仍在供款。三年來,生意順利,他原以為快將回本之際,暴亂殺到,生意「冧檔」,半年來一直蝕錢。「四個單位加埋,一個月搵得幾千蚊,交租供樓都要十幾萬,而且唔係一兩個月,邊個頂得住?」

                                          暴亂持續逾半年,嚇驚各地旅客,整體訪港旅客人次由6月約514萬暴插近50%,至11月僅剩260萬,12月數據可能更差。入境旅客銳減重創旅遊、酒店業,小型賓館更是難捱,在聖誕前後「旺季」,尖沙咀賓館房租割喉式減價至100元一晚,但入住率仍不足10%。為求吊命,有賓館老闆無奈裁走所有員工,親身上陣洗廁所,慨嘆從未想過會如此「折墮」。有人為支付營運開支,向銀行借貸十多萬元「死頂」,只希望暴徒早日收手,「畀條生路行」。業界直指賓館已「走上末路」,社會動蕩不安,入住率難以回升,新年後勢將有逾千間賓館結業,超過3000人面臨失業。\大公報記者 伍軒沛(文) 何嘉駿(圖)

                                          挽旅客信心起碼兩年轉行做老人院好過賓館業遇困境,營運者紛紛計劃轉型,有人打算賣掉賓館單位,轉而經營老人院,有人打算重新裝修轉做月租形式。在美麗都大廈經營賓館近30年、擁有八個單位的陳先生形容:「一間房85蚊,蝕住做都無人來住,基本已經玩完。」他考慮轉型,計劃先賣掉一個單位,等待暴亂平息,若一月仍沒有起色,就考慮全數賣掉單位,另覓地點經營老人院。

                                          呂先生早前將一個單位退租,又裁員一半,同時向銀行申請私人貸款16萬元周轉,但市況無好轉,若一月情況持續,賓館便要倒閉。談起暴徒,他激動得聲音顫抖,一手拍在桌上,「點解我哋而家搞成咁?咪暴徒囉!未建設先破壞,本來大家都好哋哋,有工開,有飯食。你哋(暴徒)做咩啫?一路講自己為香港,一路無視各行業生意慘淡嘅消息,唔好執迷不悟啦!返轉頭啦!」

                                          沒有客人,何小姐連清潔阿姐都炒掉,親自收拾房間:「無辦法,乜都要自己上,請人又請唔起。見到用心經營嘅賓館依家咁,好心酸。」原本300元一晚的雙人房現僅需150元,「生意係斷崖式下降,唔會有人適應到。」為挽救事業,她開始轉做鐘點房,也做月租,6000元包水電,在網上大力宣傳,還是無人問津。何小姐說,希望捱到農曆新年,若再無起色,只能結業,三年心血只有白費。

                                          100蚊晚都冇人住點解搞成咁?咪暴徒囉!從事住宿業13年的呂先生,在尖沙咀美麗都大廈四個單位經營賓館,聖誕生意極其慘淡,「我有18間房,聖誕得3間有人訂,以往聖誕、國慶至少600蚊一晚,而家100蚊都無人住!」

                                          她對暴徒所為「完全不能理解」,稱香港在回歸前也有買樓難問題,也有政策不足的地方,當時大家能夠忍受,不明白現在為何要弄到大家生活艱難,「我希望大家都退後一步,或者行前一步,為香港回復繁榮做啲貢獻。係時候收手啦!」

                                          今日关键词:蹦极猪被送屠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