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暴力-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诅咒警察子女「死于非命」

                                  鹤唳华亭开播

                                  真道書院助理校長戴健暉詛咒警察子女「死於非命」,言辭之惡毒,心理之陰暗,超過正常人的想像力。哪怕最惡毒的巫師,諒也說不出如此缺德的話來。事件曝光後群情洶湧,要求嚴懲的呼聲響徹雲霄。香港政研會早前組織聯署要求革除其教席,一夜間有近四萬人聯署,對其言行之不滿可想而知。但令人驚詫的是,戴健暉只是被校方調職而已,不痛不癢,其教席依然穩如泰山。人們不禁要問,到底是誰在玩包庇?

                                  香港病了,首先是教育病了。教育淪為重災區,這是整個社會的共業,而學校及老師應該承擔最大的責任。人們想知道的是,當「恐怖老師」沒有自知之明,賴死不走,校方又投鼠忌器的時候,難道教育部門可以一味將頭埋入沙堆,當無事發生?

                                  《西遊記》的故事告訴人們,每一個妖怪都有背景,不是此大仙的童子,就是彼真人的坐騎。情況正如今日香港教育之怪現狀,不少又「黃」又暴力的恐怖老師露出獠牙,但至今沒有一個人受到應有的處罰,原因就是上面有人「罩住」,有恃無恐。

                                  有什麼樣的學校,就有什麼樣的老師有什麼樣的老師,就有什麼樣的學生。從「佔中」到今日之亂港惡行,從激進本土到「港獨」,年輕人扮演了重要角色。在連續近三個月的政治暴亂中,不少學生由街頭鬥士進一步化身窮兇極惡的黑衣暴徒。而在被拘捕的暴徒中,不乏幼稚的面孔,最年輕的僅及十二歲,剛剛小學畢業。本是無邪天真的兒童,竟然捲入血腥暴力及充斥謊言的政治運動中。在他們幼嫩的心田播種仇中及仇警種子的,正是戴健暉之類的老師敗類。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我們不懷疑黑衣暴徒及縱暴政客非常「欣賞」戴健暉,甚至為其寫表揚信,但校方應擁有鑒別是非的能力,扶正祛邪的勇氣。但結果令人再一次失望,校方或有意包庇護短,或屈服於黑色暴力,客觀效果則是顛倒黑白,助紂為虐,亦對全社會作出了極壞的示範作用,負面影響深遠。

                                  近日有警員家屬聯署致信該校,不滿校方僅將戴健暉調職,促請戴自行辭去教席及離開教育界,自作深刻反省,又期望校長及校委會重新考慮對戴的懲罰。信中指出,不論戴健暉詛咒的對象是誰,「其心與性皆顯惡毒,又如何可作神之事工?慈育神之孩童?又如何可作為人師?」字字句句,都是發諸警屬及家長心底的悲愴。奈何真道書院我行我素,對民意充耳不聞,校監鍾嘉樂牧師聲稱「戴受學生及家長擁戴」,並收到不少信件表示「好欣賞我們的老師」。被問到如何保護警察子女不受欺凌時,鍾嘉樂卻說沒有任何特別安排。

                                  一名惡毒詛咒孩子的恐怖老師,居然得到「欣賞」被針對及歧視的警察子女,卻未能得到「任何特別保護措施」,對比何等鮮明,反差何等強烈。師道之不存,真道之荒謬,由此可見一斑。

                                  責任編輯:glory

                                  今日关键词:李菁菁宣布退圈